沃森只是一个开始

沃森只是一个开始

继16年前深蓝的对决之后,IBM推出了watson电脑参加美国版的幸运52。从真正意义上只能做计算机的计算机,到能够解决复杂博弈的深蓝,再到能够初步理解人类语言并搜寻答案的沃森。计算机的演变不禁令人感慨万千。不论沃森输赢与否,它都注定像深蓝一样见证一个时代。但是毫无疑问,沃森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如今电脑作为一种最常用的信息终端,已经进入了千家万户,但是it was not invented to be like that。传输信息只是后来发现的副业,没想到如今成为了主业。在世界上第一台电脑被发明的时候,它仅仅使用来做数值运算的,这从它的全称也可以看出,数字式积分机。从这个意义上面来说,它和传统的算盘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只是速度提升了成千上万倍。

电子计算机的问世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给了科学家们前所未有的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在此之前,所有的问题都必须求取解析式的方式进行分析,但是事实上能够解析的表示的问题的数量是非常的少的。人类用了两千年才得到五次以下方程的解析式,又折腾了几百年才发现五次以上的高次方程是无解析解的。如果一个问题次数超过五次,在没有计算机的情况下基本上无法完成分析了。

但是电子计算机拥有的每秒成千上万次的计算能力彻底改变了这一情况。从此科学家不再仅仅通过解析分析解决问题,还能够将许多的复杂问题分解为可计算问题,再交由计算机进行处理。不论我们平时上网还是watson在解智力问题,计算机其实都只是在解决四则运算。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but everthing is computation.

六十年代大量科学家投身于人工智能的研究。但是尽管科学家们孜孜不倦的研究了数十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仍然差强人意。毕竟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了,在人类对自己大脑的工作原理没有足够的了解之前,做出和人类一样的机器是几乎不可能的。有一段时间关于人工智能到底能否实现的争论非常的激烈。其实这个没有争论的意义,就像两个世纪前人们辩论到底会不会有比空气重的飞行器一样。只要有需求,人们总有一天会克服存在的问题。

但是科学家们不能将一生都用来等待,不久之后电子计算机所衍生的另一个技术开始迅猛的发展。早期计算机的计算结果是打印出来的,这种信息存储和处理的方式无疑是原始和低效的。渐渐的,各种软件被开发出来用于信息的处理和存储。随着计算机数量的增多,联网成为迫切需要,互联网应运而生,互联网之上的万维网催生了一个个商业神话,令每一个都对计算科学的力量啧啧称奇,那是后话。大量的研究人员转而去研究信息相关的更加实际的问题,人工智能领域渐渐冷淡了下来。

可是这终究是绕不过去的坎。在一个新东西刚诞生的时候,有得用就不错了,使用者不会挑剔,但是等到发展到一定的阶段的时候,用户的友好性成为越来越重要的问题。没有智能的机器给人的感觉终究是冷冰冰的,人只有在和人沟通的时候才会感到最舒适。机器的“人“化是迟早的事情。

沃森的意义就在于像公众展示了这个领域的魅力,激发公众对于这一领域的兴趣。很可能未来这个领域的救世主就是来自与现在在看Jeopardy的小孩子们中。科学不应当是实验室中的怪叔叔捣鼓的玩意,而应当是生动有趣的,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健康的发展。不仅是IBM,应当有更多的研究机构向公众展示他们更酷的一面。毕竟很难相信一个从小泡在《雷阵雨》或名人八卦里面的小孩子会对科学产生什么兴趣,而不论是我们的老媒体还是新媒体,似乎都只有这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