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前的回忆录

这个文章是高考完了之后写的,前两天毕业整理旧书翻出来了,觉得蛮有意思的,就整理了一遍,当做纪念啦。我那个时候确实是一个小愤青,满脑子想的就是“竞争”,总是想通过超越别人来实现自己的价值。现在看来那时的心态颇有些滑稽。

经过大学四年的陶冶,我的人生价值观念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人的价值不是通过比较和竞争来实现的,而是通过给自己和别人带来的福利来体现的。职业无分高低,成就无分大小,你要你所做的事业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给别人带来福利,那么你的人生价值就得到了体现。等到我忙完眼前的事情,我也会写一个类似总结来总结我的大学生活(可能写完就公布,也可能过几年再公布)。

因为这篇文章写作的时候并未准备公开, 所以都是非常真实的想法。文章里面可能涉及到我以前的一些朋友的名字,我并没有使用化名。朋友之间应该坦诚无欺,不论好的或是坏的,希望这些真实的想法能够促进我们的感情,而不是相反。

大学之前的回忆录

我最初的记忆似乎是一次照相,朦朦胧胧中我好像在和一个女人吵架(可能是妈妈,也可能是小姑),然后她为了讨好我为我照了一次相,现在那张相片我还保存着,每当看到它的时候我就想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过去一样。

然后记忆的碎片又穿行到了武汉的大街上面。当时我与爷爷奶奶住,这段时间不长,我也没有记得太多,我只记得爷爷在街边卖眼睛,爷爷奶奶的住处似乎与机场相隔不远,记得有一天清晨,奶奶带我去看飞机。透过机场的大铁栅栏,我看到了一只大鸟伴着轰鸣声在跑道上面疾驰,他尾巴上面的红色圆块给我的记忆尤其深刻。爷爷奶奶的住在一幢二层房子里面,这个房子像围墙一样未成一个正方体, 中间留下一片白色的天空,爷爷奶奶在二楼,我记得奶奶为我烫锅巴,我在床上玩着拼盘游戏,床上堆满了一种相互叠嵌的小卡片。这时爷爷的呼唤声传来,我急切切的跑出去。爷爷跳着箩筐,见我前来,用手把其中一只推到身后。待我近前,爷爷笑吟吟的说:“晶晶,你看这是什么。” 说者把箩筐放下,身子一闪。 一家黑色电子琴便出现在我面前。 我当时欢喜了好一阵子。可以后来这架琴被我弄坏了,我顽皮,把一个牙签插到了一个插孔里面–那已经是我回来以后的事情了。

然后约莫3岁的时候,我被送进了幼儿园,这是长机小旁边的一个私人办的。妈妈没有时间管我,索性让我早早地上了学。我这这个幼儿园的第一天就受人“欺负”。但是我被安排与一个女生做,因办学条件简陋,有的同学用铁板凳,有的用木板凳。我当时分到一个铁的。他则是一个破烂不堪的木板凳。她不由分说,夺手就把我的抢了过去。也许太胆怯,我居然哼也没有哼一声。除了这个之外我对这个幼儿园印象便不深。第一天上学我似乎哭着喊过妈妈,老师似乎交过我们几个汉字,幼儿园里面似乎有个秋千,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印象了。

后来是学前班,我对它的印象只是一排瓦房而已。在我一年级的时候,我遇到了后来与我竞争了相近九年的两位对手—-陈泽宇与许思齐,我当时在长小还是无名小卒,而他们已经名扬全校。我与他们的较量(起初我们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起初我是屡战屡败,但所幸的是我不是一个服输的人。在自己的努力与外部的机遇下,我不断的成长,终将他们抛在脑后。

在小学四年级之前,我的成绩一直很差。我的父母,说实话,当时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母。父亲不太喜欢管家里的事情,而且脾气暴躁,妈妈则沉迷于打牌,对我敷衍了事。而且他们经常吵架,又一次把姐姐的手都割伤了。我当时不懂事,长跟着妈妈去牌场。晚上一直要闹到11点多钟,第二天则经常迟到。我在二年级的时候分到了一个特色班。班里面的同学分为两组,快组和慢组。当时我和陈泽宇都在快组而我的表弟则在慢组。我的成绩实际上比我的表弟好不到哪里去,比陈泽宇要差远了(许思齐则不再长小读书)。我当时对陈泽宇不知道有多么的羡慕。我对他也毕恭毕敬,就像后来对文晶,曾迪,欧阳昱宇一样。但是羡慕归羡慕,我仍然是不专心,常因为上课走神挨打与罚站。三年级的时候我又在妈妈的班里面,更是猖狂的不得了,上课时就直接喊妈妈,在班里面更是作威作福。

无奈之下,四年级妈妈将我转到了何老师的办理。没想到这竟然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转折。何老师极其严厉,我记得她曾经打一个学生把铁制教鞭都打弯了的。我当时吓得动都不敢动。据称何老师的子女都是在棍棒底下成了材。妈妈对其羡慕不已,后来我超过了她的子女,妈妈好不得意,那是后话。也许棍棒真的有作用, 不久我的成绩便有了起色。似乎也是在四年级的时候我认识了杨秋萍,这是我第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

五改六的时候,有一部分同学要去读六年级,另一部分同学则去读五年级,我当时忘记了把意见书带回家里,便填了随便。老师想把我留给自己带,便把我分到了五年级。我上了两节课五年级,便被妈妈领去了六年级,所以我的小二学只有五年零两节课。六年级我记忆较多,当时陈泽宇李建峰,陈璋,李攀峰都与我同班。当时李攀峰的球踢得很好,又会打乒乓球,成绩也相当的不错。我十分佩服他与他的冠以也是相当的好。他教我踢足球,领我加入了乒乓球队,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在乒乓球团体中是五号人物。不过到了初中便再无联系,后来听说他的成绩一落千丈。班里面有个女同学叫做肖丽,她家与我家相距不远,我们便常一起回见,曾经还搭在车子后面回去。

这便是我的小学生活,我在毕业考的时候达到了小学的顶点,考了全镇第二,第一名是钟石,他平时的成绩也非常的一般,后来也不怎么样。在小学的时候还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开运动会,参加长淌口幼儿园开学典礼,还有我的另一些朋友,小学时候姐姐的模样。。。 这些都化作一幅幅模糊而朦胧的画面,相互交织进入了我的梦中。

我初一的班主任是雷老师,英语老师是一位女老师。初一的时候我已然是优秀学生,当时长二中有许多坏学生找我麻烦,我记得我的桌子被一伙坏蛋撬了锁,后来又被姚洁,另一个坏蛋,戳了一个洞。初一的冬天冻了手,又一次手肿的像一个小包子一样。教学楼旁边垃圾堆有一条便道,我常往那里走。我在长二中的两年中年年都得奖,我的像也年年挂在橱窗里面,我一次里面写了“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在那里我与陈泽宇,肖伯凯是三足鼎立。后来我与肖伯凯相继离去,只有陈泽宇还留在那里。那时候的李建峰还不怎么样,没想到高考竟然超过了我。也是在那里,我逐渐萌发了自我意识,思考了人生等诸多问题。还是在我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与妈妈气自行车到长二中去接姐姐,看着满楼的通明灯火,我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我会来到这里,然后走出去,我必然会拥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不过当时还只是非常朦胧模糊的意识。

这种意识也许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在初三分班的时候,我家与校方领导发生的激烈的争执。父亲一气之下便以换校为名相要挟。其实当时还根本没谱。只是看到了肖伯凯要去敦厚校方百般挽留,便想吓一吓他们。但是几天过去了也没有反应。恰巧此时舅妈代表实验初中到长淌口招生,便问我们有无此意向,学费可以适当的进行减免。爸爸问我的时候我用被子捂住头说随便,爸爸便将我带到了实验初中,哪天是2002年8月17好,我对哪天的记忆深刻,甚至连我穿的衣服都知道,我当时并未觉察到我的人生又一次转折来临了,只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也许我不到实验初中的话,以后的境遇会不一样。我和爸爸先到了我与陈璋的寝室,舅妈当时正躺在床上,我跟在舅妈后面怯生生地上了楼。当时陈璋的同桌是唐熊,他没来,我被安排到那个位置上面坐,桌子是红色的,上面刻着金蓉两个字,估计是以前坐在他上面的同学刻的。

当天晚上,陈习标老师(我们的班主任,也是我们的数学老师)便换排了座位,我仍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面未动。当天晚上爸爸妈妈都留在那里陪我,我们在外面点了一盘炒蛋饭座位我的宵夜。我对实验初中最初的感觉便是教师很吵,教室里面学生不多,开始的时候40人不到,但是噪音确实长二中的数倍不止。在实验初中大多数学生家里很有钱,我在那里有一种自卑,但是正是这种自卑让我真正的意识到,我要活出个人样来,整个初三我历经了屈辱与艰辛,备尝了苦痛与折磨。这也正使我迅速的成长起来,我的不服输的精神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刚入校,我便问全校成绩最好的是谁,大家都说是文晶。我在内心中倔强地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超过他。在哪里每天9:20放学后我还要搞一个 半小时的学习,第二天6点多钟便起床,中午也不睡午觉,(在那里)别人都做不到。我迅速的超越了他。但实验初中不是长二中,我虽然总名列前茅但是超过我的人也不在少数。又一次我只考了12名,考完之后我十分的沮丧。但是随即我倔强地抬起投来对自己说到“没有谁能够阻碍我”。 那时,我常常自我默念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在期中考试中我获得了第一名。上学期我的成绩还不太稳定,但到了下学期我便稳居学校的第二名,我并且参加了三门竞赛全部进入了决赛,实验初中只有我一个人。那段时间非常的紧张,每天几乎连眼皮也都不敢合,不过我最终还是挺过来了。到后来几次考试欧阳昱宇越考越好,中考竟然靠了市榜样。在考试前我曾经问过老师我按平时的水平中考会考多少名。老师说估计是市里面的一二十名的样子。我当时还不相信,觉得自己怎么会那么差。到了高中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

在实验初中并非只有学习,还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八月考的时候,第二场考完了我们去食堂吃午饭,我不小心把菜泼到了路畅的衣服上面。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但是他还是找我的麻烦。我当时害怕同学们欺生便不敢还手。虽然老师批评了他,但是我仍然感到耻辱。后来他又把硫酸泼到我的衣服上面。我与他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化学老师曾经拿我的成绩与他打赌,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总是老输。还有一个女同学胡三影,总是要认我和陈璋做弟弟,我们当然不肯就范。开始我与化学老师的关系很好,后来一次因为犯了小错化学老师狠狠的打了我,最后我还得认错道歉。之后我们的关系仍然可以但是冷漠了许多。

我在实验初中最讨厌的事情便是(包括老师)都认为我的成绩是靠拼时间拼上去的,老师对我的评语是勤奋有余,聪明不够。而且还常拿我与余蒙路畅相比。我承认,我确实是比他们要勤奋得多。但是勤奋一定意味着不聪明了么?我觉得自己很聪明,不像余蒙妈妈说的那样潜力已经开发完了。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我的中考一塌糊涂,排名竟然是全市190名。幸好仙中竞赛班的选拔还需要经过一道考试,7月20日,我压抑住心头的不悦去了仙中报名。生平第一次脱离了大人的看护,第一次住寝室。在补习期间我在肖老师的班里面,课上得很快。我每天都很用功的念书,一天要提很多的问题,后来居然定量每天要问10个问题以上,每到下课我就箭一般的冲到老师的面前,又是没有问题我还要硬编几个问题,现在想来这种做法真是荒唐并且可笑。并且我当时虽做了许多的资料但是都是囫囵吞枣。我以一种极不聪明的学习方法赢得了勤奋得“美名”。现在想来我的整个高中便是名与实得相互转化与转换的过程。

我的分班考试是第20名。当我知道之后非常的高兴,幼稚的想向李建峰显摆,没有想到他考了第十几名。抚今忆昔,高考竟然又重蹈覆辙。整个高一我印象不深,我也不愿有太深的印象。高一我似乎并没有真正的投入学习之中,而不过是追求一个“勤奋好学,聪明上进”的美名,看起来勤奋但是太不聪明了。初三的一套在仙桃中学再也行不通了。并且由于失去了部分压力,我也没有初三的那个时候那么努力了。在高一的时候我也进行了一些常识,但唯有记下问题这个方法保存下来了。

到了高二上,成绩仍然没有太大的起色。但我已经意识到再这么下去不行了。直到有一天我漫不经心的从图书馆架上面抽出一本书叫做《学习的策略》。我全然没有意识到我人生的第三次转折来临了。接下来的期中考,我考得出乎意料的好–其实这八分都是靠运气。此后我便认真地按照书上做。成绩经过一番波折,到二下期末的时候确立了班中前四的地位。但我却又走入了另一个极端–对外部条件的过于依赖,内在禀质的忽略,它最终让我吃到了苦头。

令人奇怪的是从04年11日到05年8月间,我总是祸事连连。开始时我总是睡不着觉,于是妈妈就为我买了些安神补脑液。但我在打开它的时候把拇指划破伤了好久。其实他对我也有好处,让我的字有所进步了。然后我的牙疼,继而是不停的开始感冒,以致最后患了鼻炎。因为这些原因,我在学习上面的精力不断的减少,但是成绩不降反涨。

我刚上高三的时候立志要再上一个台阶但是最终没有实现,此时我已经相当胖了,很多同学因此取笑我,我开始的时候十分在意,影响了几次的考试,但最终消除了。日子就这么平淡的流逝。到了快新年的时候,老师收到了他以前的学生尹露的来信,尹露高考考得并不好,但是通过它自己的努力,大学里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老师用他的事迹来鼓励我们有努力便有收获,之后又贴了2006十大经济人物之一的邓中翰的演讲。我第一次有意识的觉察到我人生转折的来临。以前我学习的目的并不明确,只知道我要超过别人并未确立自己的人生目标,从那之后我便确立了我要研究高科技研究电子的志向。我重新燃起了那个关于不平凡人生的模糊意识。虽然它还未像其他转折一样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我相信它必将在我的人生路上面画上重重的一笔。

回首我成长的历程,我发现凭借我的努力,我在一步步走向强大。在迈过一道道看的过程中,我一次次成熟,一次次长大,我写下这些事为了记录下我的奋斗,也是为了记录下一个鲜活的生命,我人生的路将继续走下去,我也会继续写下去。

2006年8月2日

是年17岁

One Response to 大学之前的回忆录

  1. yixin says:

    恩,人生价值,是personal satisfaction, social responsibility。我想,懂得了欣赏,包容,能给个人和社会留下什么,人生就是美丽的。年少轻狂,也是好事,难得一时洒脱么~但是人在走向成熟时,也许更应该体味平凡,体味理解,体味感激~期待下篇,你更加辉煌的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